全面监听:以斯塔西的名义

发布于:2017-04-18 09:56:40 阅读:287 回帖:0


篇首语:近一个月留言估计都是催文和愤怒的声讨……哈,之前说过的,没发文只会是因为心情不好或者是在出行的路上。就比如最近两周,杨叔自由行去了东欧,认识了一堆波兰、西班牙、意大利、孟加拉的帅哥和妹纸,具体后面再说,先说其中杨叔专门抽出时间,去参观了位于德国柏林的前东德政府情报机构---STASI斯塔西博物馆,算是了却一份执念。

  • 0x01  陈年旧文的执念

  • 0x02  STASI斯塔西博物馆

  • 0x03  监听器材与训练机制

  • 0x04  斯塔西情报监听体系

  • 0x05  永远的HGW XX/7

0x01  陈年旧文的执念

STASI斯塔西,前东德政府情报机构,这个由原总部改建的博物馆,据说每5000个到柏林的中国游客里,也就可能只有1个人会来到这个博物馆,显然杨叔就是其中一个……8年前在《黑客防线》杂志上发过一篇碎纸机安全的软文,查资料时就看到斯塔西的情报碎纸复原计划,直到后来看了电影《窃听风暴》,一直都想来看看这个冷战时期政府监控体系的缩影,终于如愿。

0x02  STASI斯塔西博物馆

STASI 斯塔西博物馆(Stasi Museum),位于德国柏林郊区,杨叔一早便随着Google Map一路导航到了这里。和想象中一样,基本上门口就没什么人,只有一群德国高中生,在老师的带领下整队参观(......唉,想想小时候就被带着去参观八路军办事处旧址什么的,搞得到20多岁才知道李克农是谁.....谁刚说是李克强他哥了?站出来!)。在大半天的参观时间里,我们两人是馆里仅有的中国人,好些游客都好奇地看着我们这两个“老外”...汗,-_-|||

先恶补下STASI斯塔西的相关知识:

斯塔西STASI),前东德国家安全部,曾经是世界上比较强大的情报机构,其正式名称为 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全称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安全部”,成立于1950年2月8日,总部设在东柏林。斯塔西被认作当时世界上最有效率的情报和秘密警察机构之一。斯塔西成立宗旨是担任东德的政治警察,负责搜集情报、监听监视、反情报等业务。斯塔西运作40年收集到海量监控档案,包括159公里长的文件、140万张图片、16.9万份录像录音带以及15500袋撕碎的材料。

STASI 斯塔西博物馆(Stasi Museum),使用原STASI总部大楼改建而成,如下图红色箭头所示,汗,这栋大楼占地面积大约是原STASI总部建筑群的1/20。

博物馆内部在不同楼层里分别展出了斯塔西的历史、重要事件、情报体系、人员培训、历史文档、真实案例、监听器材、技术发展和其它装备,并配以德语和英语两种文字说明。整个博物馆人流稀少,非常安静,只有小声的交谈和相机的咔嚓声……很好奇来这里的都是些什么人?Spy迷?

0x03  监听器材与训练机制

在现代社会,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即使没亲眼见过,但只要上网检索或者经常看看新闻,应该会对针孔摄像头之类的监听器材有些概念。不过对于70、80年代的普通民众而言,很多监听设备完全就是“传说级”的高精尖间谍工具了。特别是对于冷战时期持有非政府主义、反政府主义及西方自由民主言论的人士,作为冷战时期地处敏感地段的情报机构斯塔西来说,更是不遗余力地投入研发和购置了大量电信级监听设备和器材,有些架构在现在看来也是非常庞大和难以实现的。

下图是斯塔西电话监听系统的真实案例体验设备,通过这个听筒,游客可以清晰地听到显示器上那个在街头电话亭里的电话交谈语音,录制效果非常好。据称斯塔西的秘密警察在该系统的帮助下,可以随时随地调取、窃听整个东德的任意一个街边电话亭、公司及私人电话。

下图则是一份完整的电话窃听纪录的原件,再现了该段电话录音的发生时间、双方交谈内容、通话时长、记录人员姓名等(可惜是德语,不知道那些秘密警察是不是有专门的“地方口音”转译员)。

下图所示是一些斯塔西秘密警察常用的动态渗透及移动窃听取证设备,包括领带相机、皮包及衣物用纽扣相机、针孔摄录机等。你能想象70、80年代的秘密警察们都已经这么夸张了?



下图是安装在木门里的窃听器,可以看到为了保证长时间的监听效果,配备了好几组干电池。在现在看来可能有些粗糙,不过当时已经算是体积很小的设备。顺便说一句:这门和现在国内的绝大多数所谓实木门一样,都是外壳实木,而内在是硬纸筒的…….小心哦,按照斯塔西的路数,完全可以在监控对象买门后送货前,就把窃听设备植入装好,从外表和重量是完全感受不出来的,谁说现代商业窃密就不会这么做?嘿姆嘿姆嘿姆.....

作为完整的情报监控技术体系,当然需要各相关行业技能的培训,其它诸如蒸汽拆信机、包裹拆封机、专用去胶水熨斗、开锁工具包等,就不再一一举例。



0x04 斯塔西情报监听体系

前东德的那个冷战时代背景,对于现代社会环境来说可能确实夸张极端了,不过在没有大数据平台支撑的那个时代,情报工作几乎完全依赖于严谨的政府工作效率和多重监控审查机制,这一点又让人十分惊叹。最终,杨叔在最高层会议室里,看到了整个东德地区设定的临时或永久的情报监听站/小组分布图,更是清晰地感受到斯塔西情报部门为大规模监听行径投入的庞大人力物力资源。

由于STASI斯塔西的定位主要是为了维护东德政府的稳定,保证前苏联的相关政治及军事利益,所以在组织设置上,就偏向于对内政权的稳固,而不是对周边国家渗透。换句话说就是强势部门是国内舆论管控和反间谍情报部门,海外渗透方面就要弱化好多。

相信很多人一直觉得不可思议的,应该是这些窃听器是如何被部署到房间内的,这些窃听小组又是如何工作的。杨叔建议大家细看下电影《The living of things》(中译名《窃听风暴》)这部电影,里面那个斯塔西行动小组渗透到监控对象家里安装各种窃听器然后快速修饰屋内的过程堪称经典。即使是现在,也很少有行动部门能这么严谨地做到这一点。杨叔做了几个电影截图分享给大家。

01...确认目标离家,行动小组进场。


02...进屋行动前对表,行动限时20分钟。

03...在所有房间安装监听器,铺设暗线,重新处理墙面墙纸,并检查部署效果。



04...在顶楼建立长期的监听室,并配备监听人员。


05...24小时全面监听每一个房间,并记录每一个谈话、电话和大小事件。


影片的最后,随着柏林墙的倒塌,东德国家安全机构斯塔西也随着东德政府的垮台而解散。数年后,剧作家追问曾经的东德文化部长为何没有受到监控时,部长意味深长地说:“没有人不在我们的全面监控之下……”剧作家回屋立刻检查才发现原来满屋都是窃听线缆,震惊得说不话来。



0x05  永远的HGW XX/7

电影《The living of things》(中译名《窃听风暴》)的最后,剧作家在新的畅销书内序页上,留下这么一句话来感谢那位前东德秘密警察:“谨以此书,献给HGW XX/7”。这个HGW属于东德情报机构的人员编号体系,类似地还有IMK、PIM等。

杨叔仔细翻看了斯塔西博物馆的情报人员登记资料样本、部门归档、历史图片和情报记录文本,看到了很多东德年轻人的身影,越发感慨时代跳跃间隙里那些随着激烈又枯燥的斗争而悄然流逝的青春及誓言。


柏林墙倒塌了,冷战早已结束,不过作为政府级别的监控技术和平台,只会随着社会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先进和更加地无处不在(嘿嘿,关于3G/4G空口信号监听参见杨叔之前发布的软文)。

从商业竞争对手到战略合作伙伴,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唉,想想这些淫的世界好复杂,更别说什么失恋三十三天深夜打球宝宝不哭之类的偶都听不懂,杨叔还是专注技术好了。

最后发张在波兰华沙和当地妹纸的纯洁合影,憋说话,用心去体会:)



来源: 全频带阻塞干扰


返回